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新闻  |  正文

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特聘助理教授黄炜做客经金学院青年经济学者学者论坛第43讲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22 浏览次数:


2018年3月16日上午10点整,经济与金融学院青年经济学者论坛43期在经管楼506开讲,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黄伟应邀担任主讲嘉宾,为学院部分研究生以及博士生做了题为“How Do Households Adjust To Trade Liberalization?  Evidence From China’s WTO Accession ” 的专题讲座。讲座由经济与金融学院傅联英副教授主持。

首先,黄教授讲述了贸易自由化对我国城市居民生活行为的影响,以及在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在降低关税方面的区域差异。最初专门从事关税削减行业的地区,工资水平相对下降。家庭对这一收入冲击的反应有几个方面。首先,家庭成员工作得更多,尤其是在非贸易部门。第二,家庭规模的增加是因为更多的年轻人与父母共同居住。第三,家庭储蓄得更少。这些行为大大缓解了贸易自由化带来的负面工资冲击。其次,黄教授系统地介绍了贸易自由化对当地劳动市场的影响,包括工资、劳动力供给、生活安排、消费、储蓄等方面的影响。中国是进行此类研究的合适案例。第一,中国于200112月加入世贸组织,为确定贸易自由化的影响提供了可论证的外生关税变动。第二,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和之后,中国的城市住户调查数据覆盖了中国的所有县,在个人和家庭两级都提供了广泛的信息,从而使我们能够在丰富的维度上调查家庭的复盖。第三,在研究发展中国家贸易自由化的分配效应的文献中,对中国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证据。最后,黄教授总结道家庭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减少由贸易化导致的消费减少。首先,家庭成员增加劳动力供给,特别是在非贸易部门。对于妇女和老年人来说,这样的反应最为明显,这与劳动文献中关于妇女和老年人的劳动供给对主要工薪阶层的工资冲击的反应是一致的。此外,就业从可贸易部门转移到非贸易部门,特别是男性工人。第二,父母共同居住的概率增加,即年轻人与父母共同居住,共同分担费用。第三,家庭储蓄得更少,从信封的计算可以看出,这些行为明显地缓冲了贸易引起的工资冲击对消费的影响。如果家庭没有这些行为,由于贸易自由化而减少的区域消费将会增加30-50%

  本次讲座为同学们提供了一个和经济学专家面对面接触的机会,并且黄伟教授在做完深入浅出的演讲之后,与在场同学展开了互动。在场同学提出的问题也得到了教授的风趣解答。这次讲座不仅仅学到了前沿的理论知识技能,,更是对于未来的研讨工作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法。参加讲座的研究生表示在此次讲座中,收获颇丰,对于以后的论文写作以及发表具有很大的帮助



| 打印 | 关闭 |
相关链接
华大首页       华大图书馆       中国互联网中心       深度电商网       艾瑞网       RESSET宏观数据库       电商学习论坛       华大教务处      

华侨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地址:福建泉州华侨大学经管楼5楼
邮编:362021 电话:0595-22692581